嫣然一笑无感欢愉

拥抱我的贪婪和索取,包容我的骄纵和虚荣,承诺我的琐碎和繁重。

如果某人为了心爱的人拔掉了身上的刺,卸下所有的伪装,心碎的她该如何疗伤。让她掉刺的那个人在她受伤的时候你可否捡起他的忧伤,守护他的心房,构筑爱的城墙,让他不再彷徨。你该知道他卸下的是保护色,给你的却是一颗心。

起初你怕付出了也得不到回报,你怕用心付出了反而招人嫌弃。
于是你避免了所有的开始,但最终也没换来自己想要的结果。

他爱你的话,就不会让你对这段感情产生怀疑,也不会让你对自己充满不自信。

关于一种感情

村上春树说:如果我爱你,而你也正巧爱我。你头发乱了时候,我会笑笑地替你拨一拨,然后,手还留恋地在你发上多待几秒。但是,如果我爱你,而你不巧地不爱我。你头发乱了,我只会轻轻地告诉你,你头发乱了喔。这大概是最纯粹的爱情观,如若相爱,便携手到老;如若错过,便护他安好。

最后一次的消息

      太爱一个人的时候,真的好卑微啊。内心的不安全感让你变得锱铢必较,变得无理取闹,变得蛮横无理,只有你才知道,这些无事生非都是说不出口的喜欢。后来,你实在忍受不了他的冷淡,终于鼓起勇气跟他摊牌。
      你心里想,如果不能够好好继续在一起,那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小北

放下?

本想的等这么久,就算有个说法也好。既然什么都没有。就什么都没有吧。放的下放不下又能怎样呢。就再次自私的不想再这个状态继续下去了。这样你就可以就很释然了吧。
好像从始至终一直在诠释着土地之上与土地之下区别。
可我还是不想结束的,希望改观态度最好呀。